相关文章

陕西凤翔铅中毒调查:未按环评要求搬迁村民

  ■ 核心提示 在爆出儿童铅中毒事件前,陕西凤翔县长青镇的村民们,已与政府有过多次“冲突”。

  当年为了给“大项目”东岭公司征地,政府对村民“软硬兼施”。而当厂区建设必须搬迁的人搬完后,环评认为需搬迁范围内的人,政府搁置了。

  此前,2006年居民发现水污染并为此发生冲突。但企业从未因污染受罚。事实上,血铅事件爆发后,当地环保部门还称企业排放达标。

  在孩子住院、农民愤怒的背后,是地方政府强力建设的工业园和因此带来的财政收入。

  36岁的何星看起来一脸疲惫。

  自从两个女儿8月13日被拉到凤翔县人民医院,他没睡过一个好觉。

  女儿铅中毒,而关于铅中毒,有着各种传言。

  有人说铅中毒能致智力减退,影响发育。还有人说,即使铅排出,仍会遗留问题。

  这些话让何星烦躁不安。

  截至8月17日,治疗方案以及专家,仍未出现在家长面前。

  这天是周一,家长们领着孩子,集体向政府反映情况。

  次日,宝鸡市市长戴征社表示,首要问题是扩大排查铅超标年龄和地域范围,拿出医治方案。

  宝鸡市政府承诺,对长青工业园及东岭冶炼公司做出长远环评,不保证群众健康安全,该公司永不能开工。

  至此,愤怒的长青镇村民,情绪逐渐平息。

  但纵观6年来,身处污染包围的长青镇村民与东岭冶炼公司的拉锯战,这次或许仅是一次小小的胜利。

  政府招商强势征地

  为项目拆迁,赵县长强调,“不存在商量”,强制手段“一定要有”

  时间追溯到2003年3月。东岭集团与长青镇村民第一次“见面”。

  东岭冶炼有限公司,为凤翔县设立长青工业园区后进驻的第一家大型企业。

  当年一份凤翔县东岭项目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的材料中说,“这是我县进入新世纪最大的工业项目,是我县招商引资的历史性突破。”

  该项目当年被陕西省、宝鸡市确定为省市重点建设项目。

  来自项目领导小组的材料中说,长青工业园区所处环境地质条件差,“从长远来看,不是人居最佳环境。”

  据凤翔县发改局副局长师平堂介绍,当时宝鸡周边几个县都在争这个项目。而东岭主要看中长青工业园属于河滩区域,地势开阔。并且从长青开车到宝鸡约20分钟。

  长青镇马道口村72岁的老人梁忠孝,作为村民代表,曾与项目指挥部展开过数十次谈判。

  8月18日,梁忠孝说,以前这个地方全是水浇地,有自流灌溉系统,属于旱涝保收的良田,并非居住条件差。

  当时的长青镇马道口村,居民人均耕地5分,这次建东岭公司,又先租后征1300亩地,村民意见很大。

  但东岭项目得到凤翔县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时任县长的赵晓明任东岭项目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组长。

  在2003年7月7日东岭项目专题办公会议纪要中,赵晓明要求,关于拆迁工作,两个月内确保完成,“不存在商量,不存在研究,不能有任何含糊”。

  赵称,在东岭项目拆迁工作上要坚持“两手抓”,一手宣传动员,一手是采取果断措施,强制拆迁。并强调,“第二手一定要有”。

  建厂区砍掉千亩青苗

  强砍玉米失败后,长青镇财政所带着现金进驻两村,“奖励”铲青苗

  2003年8月27日,长青镇政府下发铲青公告。要求东岭项目一期工程规划区内,各农户在8月29日下午6时前自行铲除农作物青苗。

  随后,8月30日,再次下发2号铲青通告,将自行铲青时间延至8月31日。凡在此期间铲青的,每亩玉米补偿300元;未铲的,镇政府将强行统一铲青,每亩玉米减少100元,经济作物减少25%。

  县政府的高压政策,遭到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村民强烈反对。双方谈判一直僵持到2003年9月1日。

  “那一天,他们下毒手了。”梁忠孝说。当天,凤翔县政府以抗洪救灾名义,将全县干部职工、教师、医生及各乡镇雇用的农民工近15000人,聚集到长青镇。人手一把镰刀,一顶草帽,要强砍玉米。

  当时的长青镇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村民,在大雨中趴在玉米地中护苗。而后,数百人涌上宝宁铁路,将铁路线截停47分钟。

  当天的强制铲青宣告失败。

  次日,长青镇财政所带着现金进驻两村。用奖励的方法,分化村民。

  当日的奖励方法是,头一家砍玉米的,每亩补偿1000元,而后的补偿600元,并且每人奖励30元至50元。

  在这种补偿下,两村1300亩青苗十多天内砍光了。

  随后,凤翔县政府以同样的方法实施搬迁。同意搬迁的,另奖励3000元至5000元。用这种办法,于2003年年底,搬走了厂区规划内近百户居民。

  在凤翔县对外宣传资料中称,2003年,全县干部职工自觉为前期工程拆借工资510万元,支持东岭项目建设。并由每个县级部门包抓2至3户拆迁户。

  近百户居民搬走后,在厂区围墙外面的居民,一直到2006年发生水污染事件后才搬走。

  此次血铅事件涉及搬迁户为马道口村8组、9组,孙家南头村6、7、8、11组共计百余户村民。

  搬迁范围缩水且未实施

  按环评要求,1000米内居民需全搬迁。政府将其缩至500米,且至今未搬完

  梁忠孝8月18日回忆,当时村民最担心的便是污染问题。

  凤翔县下发的东岭项目建设宣传册显示,该项目被陕西省发改委(2003)658、659号文件正式立项批复。

  而在陕西省发改委网站,凤翔东岭项目一期工程名列2006年省重点项目中,建设期限为2004年到2006年。

  同时,这份制作于2003年8月26日的宣传册称,该项目符合省市环评标准,按世界一流水平规划设计,环保方面高投入,不会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影响。

  但东岭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事实是2004年3月由西安地质矿产研究所作出。

  在《陕西东岭集团ISP冶炼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中,第202页陈述:“评价认为ISP工程的卫生防护距离确定为1000米为宜。据现场调查初步统计,处在此距离范围内的居民,需全部搬迁。”

  不过,凤翔县并未按环评要求实施。

  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曾对媒体介绍,建厂之前,厂方曾与凤翔县政府达成协议,县政府承诺3年之内分3批将工厂周围500米内住户全部搬迁。而该协议至今也没实施。

  长青镇镇长蒲仪明解释称,根据规划,周边500米内两个村共581户居民需搬迁。原计划2006年起3年内搬完,但因长青工业园区规划调整等原因,只搬了最初的156户。

  156户中,除一号新址超过1000米外,其他两个新址仍在1000米范围内。

  三年前水污染事件

  40米深井下抽出的水,漂着油花。村民用这水洗衣服和浇菜地

  直到2006年初东岭公司焦化厂投产,出现水污染事件,梁忠孝才无奈搬家。

  72岁的梁忠孝,原来的家紧靠东岭冶炼公司围墙。2003年,他因拆迁补偿过低一直未搬。

  8月18日,梁忠孝说,2006年,村民家中40米的深水井里,漂上来油花花,味道很难闻。

  他只好到一公里外的半山坡拉泉水吃。“吃了一个月,我就同意搬了。”

  随后,附近马道口村、孙家南头村村民开始抗议,将东岭公司大门围堵数日。

  据马道口村民何红强说,当年,长青镇政府曾调查发现地下水确实被污染。

  据了解,东岭公司进驻长青工业园后,地下水位下降。

  8月15日,位于东岭公司2公里外的高嘴头村,马文勤老人指着堆放干草木柴的地方说:“这是我家以前用的井。”

  这井用了30多年,在东岭公司来后水位一直下降,直至干枯。

  凤翔县水利局局长陈勇锋说,该公司的确在抽取地下水用于生产。

  2006年,长青镇政府出面,为孙家南头和马道口村每个小组打了一口80米深的水井。

  但未过多久,深水井也被污染。

  据了解,目前已搬迁的村民说,2006年下半年起,村民把井水打上来沉淀半天才敢饮用。后来井水气味越来越难闻,烧的水也呈白色。

  2007年,长青镇政府让附近村民每户交了300多元,从附近的火车站水塔引来一根自来水管。

  但马道口村用来浇地的水,仍来自三个深水井。

  8月18日,在马道口村5组何红强家,其家中40米深井下抽出的水,水面上漂着一层油花。闻着有股淡淡的煤油味。

  何家介绍,平时这井里的水用来洗衣服和浇菜地。

  在该村中,每户人家门前房后都有小片菜地。村民们说,浇菜的水都是从受污染水井里抽上来的井水。

  但是,当年的水污染事件,企业并未受到处罚和通报。

  此前,东岭集团冶炼公司总经理孙宏说,该企业生产以来,冶炼和焦化一直按照环评要求,自建厂以来,没有收到一张环保罚单。

  2006年的水污染事件后,村民没有再为东岭污染“闹事”。直至今年3月,马道口村6岁女童苗凡查出血铅超标。

  铅中毒事件爆发

  截至18日晚的数据显示,受检的1016名儿童,851人铅超标

  今年3月16日,6岁女孩苗凡被查出铅中毒性胃炎。

  据其父苗建科说,此前他发现孩子脾气大,食欲不振,记忆力下降。

  继苗凡之后,部分马道口村村民带着孩子到宝鸡检查,全部“血铅超标”。范围扩大到孙家南头村。该村的孩子也被检出“血铅超标”。

  当时统计,村民自发检测中有138名孩子“血铅超标”。

  苗建科说,4月份他向长青工业园管委会报告了孩子病情,但至8月6日仍无果。

  8月3日至4日,情绪激动的村民围堵了东岭冶炼公司大门,双方发生冲突。

  8月6日,《华商报》报道上百名儿童血铅超标之事。之后,引来全国关注。

  截至18日晚,根据凤翔县政府公布的数据,长青镇3个村1016名受检儿童,851人血铅超标。

  8月15日,凤翔县人民医院4层,住满了儿童。

  “462”、“318”,这些孩子在病房里嬉戏。遇到人询问,就自报铅超标数字。

  其中雷鑫悦、马月月、马东升的数字是“506、480、499”,属于最严重的儿童。

  马东升的母亲赵俊霞数次情绪激动。她两个孩子全部铅超标。

  何星说,他两个女儿也都是重度铅中毒,压力很大。“这几天没有睡好觉,母亲也在住院。”

  不仅仅是铅。有几名儿童的化验单上,镉含量也超标。专家介绍,镉容易造成骨质疏松、变形及致癌等。

  据了解,2008年,宝鸡市曾在全市范围排查铅超标儿童,凤翔县也在县域内进行排查。但当时,惟独长青镇未被排查。

  15日,针对此事,凤翔县副县长称将调查。

  排放达标但造成污染?

  企业排放达标,但成为污染的主因———环保部门此言一出,引来各方质疑

  8月15日,宝鸡市环境监测站站长韩勤有,公布了此次事件的环境监测结果。

  韩勤有称,当地唯一的排铅企业,东岭冶炼公司各方面排放符合国家标准,但东岭公司排放也是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主要原因,不过也不排除还有其他方面因素。

  此言一出,引来各方质疑,一个排放达标的企业,能造成大范围污染?

  韩勤有回应,“达标排放”也可能造成人体危害,但危害程度并非环境监测部门研究范畴。

  当天,东岭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卫平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部分儿童血铅超标与东岭有一定关系。虽然企业污染排放达到了工业排放标准,但与人居指标仍有差距。

  但环保业内人士表示,国家环保标准只有一个,没有工业标准和人居标准之分。

  8月18日,对于环保部门“达标说”,一名马道口村村民端出一碗黑色粉末。他说每天早上起来,房顶上都能扫下来一满碗。平时坐在院里,银色、黑色的粉末像下细雨一样。

  该村村民说,玉米地里有一根暗管,整天都排着刺鼻的污水。打开井盖,可以看到暗管是混凝土管道,中间接缝处空隙很大。

  “这根管子,一边流一边往地里渗,不到尽头,污水就全部渗完。”马道口村5组村民雷铭说。

  多名在东岭冶炼公司工作过的村民说,之前,凡是上面来检查,厂里机子就停下,让工人歇工打扫卫生,不再上料。“外面看着就是烟囱不再冒烟,不出灰尘。”

  另外,每年东岭公司都会组织员工分批进行排铅治疗。

  41岁的马胜科,是马道口村5组人。他曾是东岭冶炼公司溶解车间工人。今年6月,他感觉头晕、反胃、睡眠失常。厂里组织他到宝鸡石油医院进行了排铅治疗。

  据他介绍,铅含量超过600微克每升的工人,分批到医院治疗,每次去20多人。低于600微克每升的,则在家吃药排铅。

  马道口村9组的梁克瑜在2008年也曾去该医院进行排铅。他说,医院不让知道吃的什么药,也不给单据,治疗一段时间就让回家。

  8月18日,宝鸡市环保局局长王海鳌再次回应“监测数据达标”说法。他说,可以确定,东岭冶炼公司是铅超标事件的元凶。他指出,此次监测是在企业停产情况下做的,并不代表平时能达标。并且,据该企业自检,2008年7月至2009年7月,有三次超标排放记录。

  仓促搬迁方案被叫停

  搬迁范围仍定为500米内,而2公里外的儿童都出现中毒。村民对此感到愤怒

  血铅超标事件被关注后,凤翔县政府做出了积极的姿态。

  凤翔县政府称,拨出首批100万元用于支付血铅普查和患儿治疗。并启动紧急预案,搁置了6年的搬迁计划,准备两年内全部实施。

  8月12日,凤翔县政府表示,正着手对周边村民搬迁,425户的搬迁方案已确定,新址建设于13日下午动工。当日,定点放线及征地工作启动。

  长青镇镇长蒲仪明说,将通过县财政支持、工业园区开发筹资、企业承担、争取上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争取新农村建设项目五种途径,解决居民搬迁所需的资金。

  据估计,搬迁和新村建设费用,可能达到两亿元。

  8月16日,马道口村民指着政府确定的搬迁新址,位于孙家南头村一旁的塬上,是距东岭冶炼公司1.32公里外的陈村镇。

  “看那块工地上的‘移民新村’牌子。”何星说,这里本是宝平高速建设工地。

  而与此地隔一条马路,就是新开工的150万吨甲醇项目。该项目土地已征用,进厂公路已在4月份开工。若村民新址在此,“以后不是会两面夹击受污染”。

  此前,长青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蒲仪明说,工业园区发展速度超预计,园区规划不得不调整,导致搬迁地点一直没有确定。

  他称,原搬迁地址选定在千河三阶地,但2007年9月,某集团150万吨甲醇项目最终敲定落户三阶地。因此只能重新选择地址。

  8月12日凤翔县政府启动的计划,仍是只搬迁厂周500米范围内剩余的425户。

  而距离东岭冶炼公司2公里以外的高咀头村,已查出236名儿童血铅超标。对于这次的搬迁范围,周围村民群情激愤。

  据新华社消息,部分村民17日上午聚集到东岭厂区。

  这些村民除了马道口、孙家南头村外,还包括高咀头、长青村、罗钵寺村的村民。

  8月18日,宝鸡市市长戴征社说,此前,他认为处理此事需要“急”,所以紧急启动搬迁计划,但从征求的民意看,此事远比想象的复杂,需要制订一个长远的长青工业园规划。

  至于搬迁的范围和位置,戴征社表示,将进一步研究。而原来紧急搬迁计划,就此叫停。

  8月19日,宝鸡市委常委、副市长徐强说,将立足于确保群众安全和长青工业园区发展,对东岭冶炼公司生产线环评范围内群众,考虑整体搬迁。

  同时,陕西省环保厅派出专家组,开始对长青工业园进行环境影响后评估。该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要对该事件进行再调查,再研究。

  8月19日,宝鸡市政府副市长徐强说,对东岭冶炼公司关停整顿工作,将于8月21日全面结束。

  地方财政与“大项目”

  东岭公司去年为凤翔贡献了2400万元,占凤翔地方财政收入总额17%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陕西东岭冶炼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4亿元。目前股东为陕西东岭工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前者出资10亿,后者4亿。

  根据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开介绍,该公司对东岭集团10万吨铅锌冶炼和70万吨焦化项目投资4亿元,项目被列为陕西省发展循环经济的试点。

  东岭冶炼公司去年共上缴税收1.23亿元,其中为地方财政收入贡献2400万元,占凤翔县地方财政收入总额的17%。

  2007年,长青工业园又引进投资5000万元的东岭电解铅生产线、投资4000万元的东岭烟化炉、投资3900万元的难熔金属深加工和投资46万元的国电宝二电二期扩建项目。

  在凤翔县的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今年,凤翔将全力突破五大项目:总投资64亿元的甲醇、总投资46亿元的国电宝二电二期扩建、总投资30亿元的东岭30万吨焦炭、总投资22.6亿元的西凤酒扩建技改、总投资15亿元的冀东水泥。

  与东岭项目毗邻的宝二电项目,目前正在建脱硫项目,预计今年将建成投运,投运后可削减二氧化硫42170吨。也就是,目前,该企业仍进行着二氧化硫排放。

  今年,凤翔县最引人注目的是150万吨甲醇项目。

  宝鸡市大项目办公室今年3月30日的资料显示,该项目尚未得到权威部门认可。150万吨/年甲醇项目备案期限到2008年11月5日为止,备案期已过,且项目计划分期实施,首期建设的60万吨/年规模,都未取得权威部门的认可。

  但另一方面是,该项目正在加快“上马”。

  资料显示,目前集团已于2008年12月份支付了400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宝鸡市政府要求,尽快协调项目区内拆迁工作。

  大举发展工业园的凤翔县,8月5日通过陕西省的生态验收,被评为“生态示范县”。

  “血铅事件”被曝光后,凤翔县官方网站上关于“生态示范县”的消息,目前已全部删除。而在陕西省环保厅官方网站上,多篇关于凤翔生态环境建设的内容也被一一删除了。(记者 涂重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