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国企改革创新的陕西样本

核心提示: 10多年前,省委书记赵正永(时任副省长)到西京公司考察时,对西京公司利用现有资源,创办企业孵化器、产业园的做法予以肯定,他指出,开发区是一个大的孵化器,但政府投资太大。企业利用现有资源创办孵化器、产业园,投资少、见效快,值得肯定与提倡。此后,西京公司连续盖了两栋科研生产大楼,以较低价格和四十年使用权的办法,吸引了100多家企业加盟,逐步形成西京公司孵化器、产业园的发展格局。

■顶层超前思维推动的国企改革创新

10多年前,省委书记赵正永(时任副省长)到西京公司考察时,对西京公司利用现有资源,创办企业孵化器、产业园的做法予以肯定,他指出,开发区是一个大的孵化器,但政府投资太大。企业利用现有资源创办孵化器、产业园,投资少、见效快,值得肯定与提倡。此后,西京公司连续盖了两栋科研生产大楼,以较低价格和四十年使用权的办法,吸引了100多家企业加盟,逐步形成西京公司孵化器、产业园的发展格局。

闻听此讯后,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杨永辉眼前一亮,他如同在久久的黑暗里仿佛寻找到了一线生存的光明。

彼时,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在省电子系统不仅最不起眼,而且在全省11家转制科研院所中也是最小和家底最薄的一家。全部资产只有2.5亩土地,两层16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和一些老掉牙的仪器、仪表。在册员工60多人,20多人在外面办公司,或从事个体经营活动,不但不给所里交钱,还要所里为其缴纳“三金”,而在职的有些员工也消极怠工,真可谓是“此诚危及存亡之秋也”!

每一个瞬间,都有无穷多的人和事在成为历史,但只有那些关系到大多数人和社会主流价值的事件,才会被历史记录下来。

无疑,由顶层超前思维推动的国企改革创新思路在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的“自我救赎”之路上让我们看到一段历史的形成。

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就是根据省委书记赵正永的指示精神,借鉴“西京公司”的经验,利用自己的现有资源,把科研院所当做企业孵化器来办,15年时间参股创办了8公司、1本杂志,兼并了2个企业,吸引9家关联企业入驻,形成一个小型孵化器、产业园。目前,在他们东、西两院的8亩地上,已有30多家企业,年产值超过2个多亿,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和赞扬。

寒夜里的一把火如何照亮了天际?一个濒临绝境的企业如何实现了它的涅槃与重生,它如何在践行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理念中,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就让我们一起审视它走过的路、跳过的舞吧!

■一个研究所的涅槃与重生之路

想唱就唱,但绝对要唱得响亮。说了就干,干就干好。

当思想革命的想法冲破藩篱时,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注定要为这个行业带来辉煌!

随后一系列改革相继推出。

2000年完成企业化转制。

2001年实行全面劳动合同制,推行岗位工资制。机制变了,劳动合同签了,员工身份转变了,但全所工作的起色还是不大。这又是为什么?分析原因,主要是事业单位养成的懒、散习惯没有改掉,人的观念没有转变,等、靠、要的思想是当时“电子所”的主流。

通过调查研究,他们大胆提出了进一步深化企业内部改革和在局部推行产权制度改革的思路,由工会牵头成立了员工持股会,代表员工作为乙方;所里作为甲方;所下属公司陕西省计算机系统工程公司作为丙方,三方共同出资100万元,组建“陕西恒通电子有限公司”。新组建的“恒通公司”国有股占67%,员工股占33%,员工积极性不高。为此,他们根据省委、省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我省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陕发[2003]16号)文件精神,在报请上级主管部门同意后,将员工股调整到66%,国有股调整到34%,员工积极性发生了很大变化并因此形成“员工持股、经营者持大股”的分配政策。

“恒通公司”的组建,把企业发展的部分责任落实到员工身上,并与员工的切身利益挂起勾来,对促进员工的观念转变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这一改革,标志着“电子所”的企业化转制进入了产权制度改革阶段,此举在全省转制科研院所中首开先河。

面对当时的艰苦条件以及人才匮乏的现实,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电子所”解放思想,大胆地提出了“自己弄不了,就请别人来”的经营思路。在这一思路指导下,他们利用大中型企业、科研院所人才资源众多的优势,聘请了一批高层次离退休人员,帮助他们开发产品和市场。同时,大胆地进行制度创新,采取“以存量换增量”的方式,用资源换人才;换市场,换空间,从而走出了一条“借鸡下蛋”的新路子。

“电子所”引进的第一批人才是“771”的几位退休高级工程师和研究员,今天的军用高端模块电源产品、军用电子元器件检测、筛选项目就是他们帮助开发、引进的。这2项技术的引进,大大提高了“电子所”的技术层次。

热爱生命,所以繁衍;热爱生活,所以梦想。热爱生活,所以“电子所”所有人都有巨大的热情以及勇气去站着接受每一次生死考验,然后怀着超越的梦想,自我革命。

在“电子所”人眼中,他们有几个值得一提的大手笔,即处理了“三个”重大遗留问题;解决员工住房问题;运用“把研究所当作企业孵化器来办”的理念成功孵化出8个企业;创建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以及参照“西京公司”经验,启动“电子所”东院科研生产大楼基建工程,解决了参股公司的发展瓶颈。

实践证明,“三个”遗留问题的及时处理,为“电子所”的飞速发展扫清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多年以后,很多人都纷纷追问所长杨永辉的底气从哪里来时,杨永辉笑着说,只要沿着国家政策的方向和社会主流价值规律行进,就不可能出错,就永远有成功的可能:只要在潮流中不断努力前行,扑面而来的种种风景就是蕴藏着无限机会的发展空间。

“与其他人士不一样,我们做的是实体产业,一个有着诸多政府领导支持的产业肯定会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明天!我们行走的灵魂肯定不会沉沦,一个朝阳产业注定辉煌!”杨永辉解释说。

2003年以后,“电子所”的机制转变了,考核加强了,分配拉开了差距,员工的积极性得到空前提高,经营收入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开始受到业界的关注。

接着,他们利用仅有的两套住房,招聘人才,放权让利,组建“陕西恒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30万元,所里控股20%,其余都由员工和社会出资。这不仅实现了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分散风险的经营理念,同时又给“恒通公司”制造了一个竞争对手,使“恒通人”开始逐步把注意力从所内转向所外,开始谋求更大发展。

2005年,他们创建了“陕西恒达机器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所里控股60%,生产分切机、绕线机等电子专用设备,使他们第一次有了整机产品,形成产品结构上的互补。

一旦梦想汇集成册,所有的故事都是飞翔。

2005年之后,“电子所”在相继成立“恒通公司”、“恒晟公司”、“恒达公司”的基础上,针对自己的人才资源状况,决定组建“恒源公司”,上马军工配套项目。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圆满完成了两项目标任务,首批新产品交验合格,国军标质量体系外审一次过关。随后“电子所”又用3年的时间,先后取得国家二级保密资格认证、军用电子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军用电子元器件合格供应商、军用电子产品承研承制单位资质认证等另外4个认证,2007年被原国家信息产业部批准纳入军工行业管理。为此,他们组建了第一个以军用高端模块电源为发展方向的“陕西恒源微电子有限公司”。至此,“电子所”正式成为军品配套行业的一员,成为我省11家转制科研院所中唯一一家涉足军品的单位。

2009年,“电子所”又借“恒达公司”的平台,与宝鸡的“智超公司”合作,组建“新恒达公司”。为了加快发展,2010年初,“电子所”以所里的5个军品资质认证和“恒晟公司”的资金、管理优势为资源,与“陕西三恒电子有限公司”合作组建“新三恒公司”,注册资金400万元,所里控股20%,其余由双方员工和社会资金参股。被业界誉为典型的优势互补案例经典。

为了巩固“电子所”在军工行业的地位,扩大在军工行业的影响,2006年“电子所”又利用现有资源引进浙江杭州资金200多万元,与国家某军工科研单位合作组建“陕西省电子元器件检测筛选中心”,“中心”服务对象几乎涵盖了我省所有军工电子企业和科研院所,对研究所其它产品和服务的横向联系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作用,使他们在获得相关信息的同时,还拓展了不少用户,加快了所里的发展。同时,还大大提高了“电子所”军工产品和其它民用产品的质量以及“电子所”的综合竞争力。

2007年4月5日,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接管了“陕西电子杂志社”,通过几年的治理整顿,处理完所有遗留问题,并使“杂志社”的人文环境、员工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经营收入大幅提高。目前《现代电子技术》已陆续入选中国科技核心期刊、RCCSE中国学术核心期刊、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等3个重要的资质,成为全省科技期刊中获得这类资质最多的期刊之一。

为了加快发展,在省工信厅、省水利厅、科技厅、新闻出版局的大力支持下,2010年陕西电子杂志社又兼并原省科技厅,水利厅下属《沙棘》杂志编辑部,创办了《物联网技术》杂志。由于《物联网技术》杂志的创办促进了国家物联网应用产业示范基地落户西安的战略布局,因此《物联网技术》杂志也受到省上领导和陕西物联网界的高度关注。

省委书记赵正永同志和原副省长吴登昌同志为该刊题词,省长娄勤俭为该刊撰写了发刊词,从而在“电子所”营造出一个与物联网技术有关的环境,为电子所“资源先享”、“资源共享”,不断拓展发展空间的目标奠定了基础。

陕西电子商务酒店原名“陕西电子大厦”,1989年建成,到2000年以后,酒店已经破烂不堪,开始亏损。“电子所”接管“商务酒店”以后,对其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治理整顿,并先后投资600多万元对其客房、大小会议室等进行装修改造,使“商务酒店”的硬、软件设施逐步恢复正常,经营收入逐年增长,员工收入不断增加,现已扭亏为盈。

2010年,“电子所”参照“西京公司”的做法,由4个参股公司和“杂志社”出资1500多万元,在酒店后院建设一栋7000多平方米的科研生产大楼,2012年4月28日竣工。该所将原分布在西安5个地方的“恒源公司”、“恒达公司”、“三恒公司”、“杂志社”等公司和单位迁入,不仅缓解了“电子所”下属和参股单位的科研生产场地紧张等问题,还使“电子所”形成东、西两院“两翼齐飞”的发展新格局。“电子所”东院科研生产大楼的竣工和投入使用,标志着“电子所”的发展进入了新阶段。

目前,“电子所”已经先后研发出17大系列80多个新产品,有7类9种产品分别为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等16个军工科研院所和企业配套,受到用户和军方的好评。“电子所”现拥有1条厚膜电路生产线,2条SMT生产线,2条电装生产线,1条电子专用设备制造生产线,1条军用电子元器件检测筛选生产线。2014年,“电子所”经营收入已突破7000万元,员工收入大幅增加,成为建所以来的最好时期。

正是在上级领导的关心与支持下,“电子所”趟出了一条可供多方借鉴的新路。通过10年的不断完善,他们所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规章制度,受到员工的支持和拥护。他们的具体做法是,打破国有股51%的铁律,将国有股确定在20%左右,使国有控股变成国有参股;同时允许员工持股、允许社会技术、资本参股,创建混合所有制经济模式;在允许员工持股的基础上,让经营者持大股,避免平均主义大锅饭;与此同时,实现职能剥离,将“电子所”的科研、生产、经营职能转移到参股公司,变管科研、生产、经营为管投资、融资、管理和服务,让“电子所”变为一个投资公司、变为一个具有孵化企业功能的新型研究所。而这种创造性的国企改革创新思路,也应验了顶层设计的合理性与正确性。他们践行的这种模式在4个方面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相吻合。

通过10年的不断完善,以上做法在他们所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规章制度,受到员工的支持和拥护。而这种模式最大限度的发挥领导成员的聪明才智和积极性、创造性。彻底克服了过去国营企业“拿别人钱办别人事”的问题。让企业发展的责任实实在在地落到了经营者身上,让其“不用扬鞭自奋蹄”,彻底解决了改革开放以来,员工队伍普遍不稳定的问题。“允许员工持股,经营者持大股”,使员工克服了目前社会上给人打工的心态,极大稳定了员工队伍并极大增强了员工的凝聚力、事业心和责任感。

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现在,“电子所”每个公司都是一个独立法人,所里在公司的参股都是具体的、明确的,经营者和员工有分红,也不能不给国有股分红,国有投资就顺其自然实现了保值、增值。

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成功改制的背后不仅隐含着这个商业社会的某种重要密码,也使它沿着国家政策的走向和商业的价值规律行进因而成为时代独特基因的传承者。因此它的每一个故事以及故事的每一个侧面,都是这个时代的镜子。他的故事的每一个侧面,也都有不同的侧面与之相对应。从它发展壮大的历程中,我们不但可以体会到经济的各种表现,更能看到产业政策变动下企业微观经营的变化。因为,它不仅是这个时代发展的绝佳写照,也是绸缪产业报国的绝佳实践。

■解析实践路径路线图

相同的碳原子,经过不同的组合,可以成为世界上最柔软的石墨,也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同样的人数,同样的单位,为何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一种精神成就一座城市;一个人的管理思想成就一个企业。在政府领导谆谆教导以及殷殷关切中,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杨永辉终于悟出了经营企业的道理,一个企业首先不是制造产品,而是制造思想。目前,“电子所”在杨永辉的领导下,形成了一支朝气蓬勃、团结奋进、能打硬仗的年轻团队;构建出一个宽松和谐的工作环境;创造出一整套符合自己企业实际的管理经验。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确立了开放式的经营理念,传承了“做事先做人”的企业文化价值观,从而实现了投资多元化、人才多元化、技术多元化、管理多元化、形式多元化,并以这种思路引进资金、引进人才、引进技术、引进管理、引进竞争,解决了“电子所”面临的人才、资金、技术等诸多问题。

一个天然的陕西恒氏企业集团帝国在悄然中布局。一个朝阳产业在领导的支持下,在一群有心人、想干事、能干事的人的努力下渐露雏形。

2015年,结合国家倡导的国企改革创新新政,在政府领导的坚定支持下,“电子所”为企业制定了新的战略发展目标。他们就改制问题与省工信厅签订了相关责任书(由于企业划转,现相关资料转至科技厅)。他们已向新的主管上级呈报了《关于对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改制立项的请示》,请求主管部门允许他们创建“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集团公司”;允许他们再吃一次螃蟹,为陕西的国企改革、创新、发展起到率先垂范的砥砺作用。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国企改革创新实践中,“电子所”的人们始终梦想不灭,美丽长存;无疑,他们已经成为倡导通过改革创新提升企业经济发展的受益者,他们的企业也已经成为国企改革创新的绝佳典范。

从现象到符号,从模式到精神。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一个成功的实践胜过一千打“纲领”。

在此,我们无意于夸大一个“电子所”从江湖之远登上庙堂之高的历史意义,而是深感到,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伴随着一个文化强国大时代的到来,一个真正需要改革与创新的时代也已经到来!

研究“电子所”,不仅是研读一个企业的成长史,而是透过这个企业,了解一个国企改革创新树立样本背后的意义以及其开篇破局的智慧,以便了解企业存在的价值以及对时代的贡献与推动。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证明:国企改革创新未有穷期,在政府领导的支持下,作为这一行业的领导者以及推动者,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已经将触角伸到了产业化更深邃的蓝海。那里大道已成,那里鲜花满地。

因为,秋日的阳光已经写在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员工们笑意盈盈的脸上。孕育伟大的一个是时间,一个是跟谁一起做,就让时间来证明以及关心陕西省电子技术研究所发展的人的伟大吧!本报记者任荣王丹亚魏彤